<th id="qk9rj"></th>
<progress id="qk9rj"></progress>

<button id="qk9rj"></button>
<th id="qk9rj"></th><rp id="qk9rj"><object id="qk9rj"><blockquote id="qk9rj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
<rp id="qk9rj"></rp><button id="qk9rj"></button>
  1. 單仁資訊網絡營銷培訓

    兩個馬老板,一個因996被狂批,另一個卻在偷偷地做這件事...

    每天6:30一篇語音
    用聽的方式
    讓你在碎片化時間Get到最實用的商業知識。

    追熱點 / 看趨勢

    兩個馬老板,一個因996被狂批,另一個卻在偷偷地做這件事...

    時間不等人,有些機會一旦錯過,可能會抱憾終身

        1

      最近996是鬧得沸沸揚揚,前有馬云“996福氣論”被網友們群起而攻之,后有劉強東“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”...

      總的來說就是,互聯網公司的工,是越來越難打了。

      但就在一眾巨頭齊齊發聲的時候,騰訊的小馬哥——馬化騰卻異常的低調。

      我個人猜測,在996事件不發聲的馬化騰,可能是在忙這件事。

      一件大部分傳統制造業,甚至是互聯網企業不知道,但一定會在未來影響到它們的事。

     

      2

      這件事就是,產業互聯網。

      什么是產業互聯網?在解釋產業互聯網之前,我們得先來科普下什么是消費互聯網。

      消費互聯網,主要采用To C的服務模式,服務對象以個人為主,讓企業的商品和服務能夠快速傳遞給用戶。

      以消費互聯網為基礎的產業互聯網,主要采用To B的服務模式。

      服務對象以企業為主,可以圍繞用戶需求重新組織要素和生產運營模式,更有效的實現需求匹配。

      而產業互聯網作為一個并不怎么新的概念,能迅速被大眾熟知,還得多虧了馬化騰。

      去年10月份,馬化騰在知乎上提問:

      “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,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?”

      結果有回答者說,能問出這種問題的,一般都是在校大學生。

      但無論馬化騰是不是所謂的“在校大學生”,都無法掩蓋一個事實,那就是:

      互聯網在經過20年的狂奔之后,國內外的消費互聯網,都已經趨于飽和了,尤其是在用戶數量上。

     

      3

      只不過,如今全世界范圍內互聯網長跑的第一陣營當中,中國和美國,美國是兩條腿在跑,中國是一條腿。

      美國的兩條腿分別是To B和To C,中國只有一條腿:To C。

      早期因為人口紅利,“一條腿”都能跑得比別人快,但到了人口紅利逐漸消失、To C業務發展的天花板正在到來的今天,“單腿”開始跳不動了,怎么辦?

      那就要增加另一條腿,也就是To B來跑唄!

      所以,你會看到去年,BAT都瞄上了產業互聯網,而且還不約而同的選擇了云業務作為第一塊“試驗田”。

      特別是在2019年開始的5G+AI的雙核驅動下, 各行各業的門檻會不斷降低,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將會進入“快車道”。

      也就是說,不管你接受不接受,我們已經從消費經濟時代,進入到產業互聯時代。

      

     

      

      但對于我們傳統制造業來說,產業互聯網的價值到底在哪呢?

     

      4

      如今,產業互聯網跟消費互聯網不同的地方在于,它把人和電腦的連接,過渡為:

      人、設備、軟件、工廠以及各類生產要素的連接。

      連接的對象數量更加龐大,對生產的影響更加直接。

      通過應用大數據,云計算,人工智能等,傳統企業可以更好地配置資源,設計適應市場需求的產品,更加有效地組織生產產品。

      從整體上優化組織結構,提升生產效率。

      雖然產業互聯網看上去很是誘人,而且還有巨頭開道,但它的準入門檻,卻一點也不低。

      首先,它是“無遠”的,也就是競爭永無止境,獲客更加艱難;

      其次,它是“無界”的。沒有行業安全邊界、一切“VUCA化”;

      什么是VUCA?

      V=Volatility (易變)、U=Uncertainty (不確定)、C=Complexity (復雜)、A=Ambiguity(模糊)。

      過去,企業經營的環境是相對穩定甚至是高度可預見的,但在VUCA時代,混戰和洗牌不可避免,你的對手分分鐘跨界而來,分走你跟同行的“蛋糕”。

      再來,它是“無我”的,唇亡齒寒,共生有我。

      在以前,我們總是會把傳統企業跟互聯網企業對立起來,其實這樣的思維是不對的。

      產業互聯時代,傳統產業與互聯網已經成為命運共同體,這是一種動態的、緊密的、相互作用的關系。

      

     

      

      在未來,如何通過協作,來根據用戶的回饋,更好,更高效地填補用戶的需求,是許多企業必須要思考的問題。

     

      5

      那么,我們傳統制造業要想快人一步進入產業互聯時代,盡可能分到最大塊的“蛋糕”,需要做些什么呢?

      你跟你的企業,要先完成這兩個轉變,來把基礎夯實。

      首先,從經營內部價值鏈到經營整個產業鏈;

      產業的價值互聯是一個打通產業鏈上下游的過程,僅靠單點切入很難發生質變。

      早期交易類的B2B電商是產業互聯網最常見的形態,比如慧聰網,因為它能夠盡可能將產業的供需兩端連接起來,減少中間環節。

      但如今,不少B2B電商平臺往往沒有底層互聯的數據做支撐,無法保證全鏈條的互聯和透明化,服務品質也無法得到保障。

      所以,從阿里前幾年開辦菜鳥物流、今年買下申通,不只是為了物流速度,而是讓自身的內部價值鏈,盡可能向生產端和銷售端延伸,進而經營整個產業鏈。

      其次,從控制型組織到賦權型組織。

      從對內的角度來看,企業要想確保市場長期繁榮,應對大量的不確定性和“黑天鵝”事件,必須從傳統的控制型組織轉變為一線指揮炮火的賦權型組織。

      讓一線指揮炮火,快速迭代。

      對很多不確定性業務從一個金字塔型的組織變成一個泡泡型的組織,從集權走向賦權。

      比如美軍24個陸戰隊員就可以干掉拉登,海底撈、西貝把免單權交給一線服務員,都在說明這個道理。

     

      6

      當然,這兩個轉變只是傳統企業進入產業互聯時代,需要完成的七大轉變中的兩個。

      而傳統制造業要想在產業互聯時代實現突破,光掌握基本功是遠遠不夠的。

      正所謂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”,你必須得準備好一把產業互聯時代的突破利器,幫助你更好地搶灘登陸。

      就在明天,我將在深圳舉辦全國第一場以“共生·破勢·突圍”為主題的高峰論壇,我特別請來了微軟前戰略合作總監劉潤老師。

      共同為到場的上千名企業家,打造2019年,產業互聯時代的突破利器,破冰經濟寒冬,抓住時代命脈。

      目前所有的黃金席位已經所剩無幾,假如你對2019年企業的發展寄予厚望,請點擊文章底部的“閱讀原文”,獲得購票鏈接。

      時間不等人,有些機會一旦錯過,可能會抱憾終身。

     

    400-0066-237
    單仁行
    課程
    排期
    在線
    預約
    電話
    咨詢
    招商
    加盟
    關注
    我們
    西安陪游